护儿妈妈成性奴-第六章 巧计报奸仇 为非作歹终受制裁 (一)

都市小说   2021-11-25   加入收藏夹

  经过一夜缠绵,妈的心清似乎好了些,但出门时,妈妈又露出忧郁的神色,抓着我的手不放,似乎很没安全感,但为了让我执行复仇什划,再舍不得,也只能送我到门口。

  我交待妈妈「在确定只有我回家前,千万不要化妆,如果我拗不过阿雄,让他硬是跟着回来,在看到阿雄时,什么都不要说,只管呼天抢地的哭就可以了」说完后,我给了妈妈一个道别吻,就依依不舍的出门了。

  到了班上,只见到阿雄的书包,人却不见了。我培养了一下情绪,决定不参加早自习点名,到顶楼的楼梯间去找阿雄。他似乎心情不错,正与铁龟谈论昨日晚惩治芭乐的风骚老妈的过程,两人有说有笑,就连芭乐也在旁边参和,好像玩的是别人的老妈一样。

  阿雄一见到我,噼头就问「你昨天去那里了,只是听其他人说,校长老婆来找你,然后你就走了,是什么事?」

  我假装恨恨的说「我看我们要改名字了,以后就叫王八乌龟帮吧!他妈的,真他妈的杂碎!」

  阿雄一听,霍的从椅子上跳起来「你说什么?到底发生什么事,是谁那个混蛋向天借胆,敢找我们麻烦?」

  我不直接回答「雄哥、铁龟、芭乐,你们扪心自问,我们有今天的地位,我有没有辜负大家?现在大家要打炮干逼,是不是随时随地都有女人备用?这些成就,我不敢说是我一人的功劳,但如果没有我,今天你们会怎样?」

  阿雄还是丈二金刚不着头「你的功劳,你对组织的用心,你对兄弟怎样,大家都知道,这个头功没人敢和你抢,但究竟是什么事,你到是快说清楚啊!」

  「雄哥!你的女人,我的老娘,被校长这王八给奸了,就连校工苏乌龟也掺一脚,把她整的不成人形,我昨日天就是回家处理此事,怕她寻短,早上出门,我还是她给绑了,才赶来告诉你,你的女人叫人给动了,你成了大乌龟,我们这个帮不就要改名了!」

  三人听完我的话,都不作声。一会后,阿雄沉着声「干!芭乐!你去把兄弟都叫上,我们去讨债」

  芭乐转身就要走,但被我叫住「慢点!我已想过了,这两个龟蛋,玩我们的女人,我们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还要他在旁边摇旗助阵,最后再把他们的鸡巴剁下来喂狗,丢去给流浪汉操他们的屁股,否则难以雪耻。这一切都是朱阶引起,我们先找他老婆!」

  阿雄等人赞同的频点头「好,我们现在就去朱龟蛋他家!」

  「雄哥!等一下,我们这样还不能报仇,再找些兄弟,人不必太多,大家轮流操,才能把这两个龟蛋的女人操翻,我看,就再找阿瘦、碰碰与太监好了」

  「好!就这么决定,芭乐、铁龟,你们去找人」

  芭乐、铁龟才站起来,我赶忙叮咛「不要多说,只说要去教训女人就好了,我怕话传开,可能不太好」

  两人点了点头,拍了一下我的肩膀,随即转身下楼找人去了。

  我和阿雄沉默无语,一会后,阿雄突开口「她现在好吗?什么时候的事了」

  「她现在情绪很不稳,我看雄哥可能要给她一点时间,昨天我回去,她在浴室大哭大叫,我把她抓出来,发现连下面的毛都给剃光了。问了半天,她只是一味的哭,搞到凌晨,终于说是朱阶曾看见你们两人上宾馆,说要开除你,我妈为了维护你,才被他威胁奸淫得逞。我妈因怕你太冲动,找朱阶算帐,才一直不敢告诉你,最可恶的是,过二天有上级督察要来,朱阶还打算把我妈带去给大家玩」

  阿雄听完后,一句话也不说,眼睛里快冒出火「那苏乌龟又是怎么回事?」

  「苏乌龟是因为看到我妈进校长室,进去都很久,而且出来还衣衫不整,就藉口他有带子要我妈鉴定,把我妈给奸了,事后还嘲讽我们说,他知道我妈常和你在这里玩,让他玩一下也不会怎样,而且就算玩我们的女人,我们也不敢怎样,如果我妈敢说出去,就要把裸照公布散发,让我们无法做人」

  就在这时,芭乐和铁龟以及阿瘦、碰碰、太监都来了,见阿雄两眼通红,均知大事不妙。就在要出发前,我开口说道「大家既然是兄弟,有件事必需和大家说清楚,今天去教训人,可能是有去无回,大家要想清楚,如果现在有人要退出,我想我和雄哥不会反对!」

  太监开口问道「兄弟,可不可以说清楚一点,为什么会有去无回?」

  「因为这次去讨公道,肯定有人要拿命来赔本帮的名誉,至于什么事,请大家原谅,怕万一出事,被条子给逮了去,如果禁不住刑求,不知道是为什么要算帐,可能对各位、对本帮都会比较好」

  雄哥这时接口说道「没关系,如果真的被大帝料中,只管往我身上推,一切由我一力承担,但绝不可把大帝供出,这件事与他无关,大家一定要记得」说完,转向我道「兄弟,如果有个万一,你脑子好,可以说,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雄狮帮,我也没有今天的地位,所以,往后一切还得你多用心,不要让我这点成就化成水,至少大家要记得我这创帮大哥,我也值得了!」说完,就带头往朱阶家走去。

  到了朱阶家,是他的妻子来开门,见到我们这群人凶神恶煞的样子,她难掩心中的恐惧,轻声问道「校长去学了,你们不在学校上课,有什么特别的事吗?」

  阿雄二话不说,一把就将校长夫人推开,带头走进屋内。校长太太赶忙跟在身后一起进来了「你们这样学生怎么这样没礼貌,我还没请你们进来,你们怎么可以…」

  阿雄大声喝斥打断校长太太的话「少他妈在那里废话一堆!告诉你,今天是专门来找你的,所谓夫债妻还,朱阶这乌龟玩了我的女人,让我成了王八,所以,这笔帐只好由他的妻子,就是你来还喽!」

  校长太太还想反驳「朱阶欠你们,去找…」

  他字还没出口,就听到阿雄一声暴喝「给我把这婊子给剥光了!」

  校长太太退缩到墙角,大喊一声「慢点!」

  阿雄问道「你还有什么废话要说!」

  「好!你们一定要我替我先生还债,说什么他玩了你们的女人,那好,既然要死,也让我落个明白,你们总要告诉我,你们的女人是谁?」

  阿雄等人一起转头看着我,校长太太看到这个情形「是魏老师?你们是说,朱阶强奸了魏老师?真的?你们没骗我?」

  阿雄接口道「贱人,你别想拖时间,告诉你,没用的!今天操定你了!」

  就在阿瘦、碰碰、太监走到面前时,校长太太再度喊到「等一下!等我弄明白,我就随便你们,要我怎样都可以…」说着,就转向我「杨帝,你和他们不一样,你告诉我,是真的吗?这是真的吗?」

  我点了点「朱伯母,你别怪我,一切都因为你先生干的好事!」

  校长太太叹了口气「唉!真是造孽…朱阶这个混蛋,真是…」说着,就转向阿雄道「既然受害的是魏老师,就算是要报仇,也应该由杨帝先来,你们其他人要掺合,就等杨帝报完仇。还有一件事,看你们哪个人去把朱阶给我找回来,让他看看自己做的好事,祸累家人。好了,杨帝,你就先来吧!」

  我看了看雄哥,阿雄点了点头,接着转向校长太太「没想到,你到是很爽快,本来想大锅炒,看在你这么明事理,就照你说的,不过,我们兄弟不玩拉蹋的女人,而且朱阶强奸人家时,别人也是穿的整整齐齐、漂漂亮亮的,你这么有诚意要还债,就去打扮打扮吧,芭乐,你跟着去看着,别让她乱来!」校长太太听完后,甩了甩头,就转身走进房内。

  事实上,我对校长太太也颇有好感。除了因为她长的极像日本AV女优白鸟美铃,很有女人味道,另一方面,也因为校长太太和妈妈很谈的来,对我也一直很好。这次找她报仇,除了实在是被气到不行,另一方面,也有一点私心,就是可以藉机干一下这位漂亮熟女。

  校长太太再走出房门,整个人都不一样了,剪裁合身的金色旗袍式洋装,肤色丝袜,脚下是一双金色高跟鞋。我暗暗惊艳“怎么以前都没注意,原来她打扮起来,也是美人一个,不过她和妈妈感觉不一样,妈妈是属于艳丽型的气质美女,校长太太虽然没有那么漂亮,却是那种有女人味的美女!”

  「好了!杨帝,这件是我和朱阶结婚时穿的,我选这件衣服,是有特别意义,因为朱阶既然不重视和我的婚姻诺言,那我希望就由你来撕毁它,这样会让我觉好过些。如果可以,我希望在我的房间里做,如果你们可以答应的话!」

  我再度看着阿雄,阿雄想了一会「是不是答应你,你会完全配合,不论我们做什么?」校长太太没说话,只点头表示「也好,免的在这儿搞,大家看的受不了!好,你们进去吧,等我兄弟搞完,你自己洗干净,重新换衣服、化好妆,要和现在一样,我们兄弟讲求公平,你有没有意见」这时校长太太摇了摇头,直接转身进房。

  我随着校长太太进到她的房间,装潢的很典雅。校长太太站在床边,看着我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,开口道「杨帝!我知道你是好孩子,你不像外面那帮人,没关系,我能了解的,你如果不要,外面那些人也一样不会放过我,与其这样,我宁愿是你!」

  我往前走近「朱伯母…」

  「不要再这样叫我,从我穿上这件衣服开始,我就已经不是朱阶的太太了,我叫晓云,如果你愿意叫我声云姨,我会很高兴的!」

  「云姨!那我…我…」看着云姨闭上眼睛,我将手伸向裙摆的的开叉处,两手用力一扯只听见「嗤~嗤~」的裂帛破声,云姨身上旗袍洋装的开叉,就由膝盖上端裂开至腰部,露出里的丝袜,还有大红色内裤。我又转向另一边,同样把开叉处撕开成一大缺口,然后再扯住领子处,同样用力向撕扯,露出云姨雪白的胸部,与大红色奶罩。我把手伸向云姨不太大的屁股,在接触到丝袜的那一刹那,云姨微微的颤抖了一下,我托着屁股一把抱起云姨坐到床上,将嘴凑上前亲吻云姨涂着红色唇的双唇,云姨本来身体紧绷,但在我尝试用舌头撬开她紧闭的双唇,云姨突然放松身,还主动伸出香舌和我亲吻。我的手移到云姨的胸部,把奶罩往上推,搓揉云姨小儿挺的奶子,没二下,云姨的乳头就怒的站了起来,我抱着云姨站起来,把云姨的两只丝袜美腿架到肩上,然后把包裹云姨阴户的裤袜底部,撕开一个大洞后,又把内裤撕开,云姨的阴唇就露了出来。

  云姨的阴唇向两边张开,和妈妈饱满圆润的形状不一样,但却同样敏感,才搓揉一会,就已经湿漉漉的,我把手指拿到鼻间一闻,有一股淡淡的尿骚味,我放下云姨的美腿,把自己脱个精光后,就爬到云姨身上,以六九式让云姨为我口交,我则是舔吮云姨的小逼,云姨很敏感,骚水才一下就泛滥。

  我爬起来,重新把两条丝袜美腿架在肩上,叭吱一声,大鸡巴的龟头就插进了云姨的小逼,云姨紧皱眉头「啊啊~」的大叫了起来,我赶紧停止动作,伏下身亲吻云姨的美目,云姨终于睁开眼「…杨帝,轻…轻点,云姨很久没有做这事了,你…你的…太大,云姨不太受的了,如果你要报仇,可不可以…可不可以可怜云姨,轻一点…慢一点…云姨痛…」

  我低下头轻轻在云姨的耳边说道「姨,我没当报仇,我当作和心爱的女人做爱,我会轻一点的…」

  云姨痴痴的望着我,见我满脸真诚,浅浅一笑,点了点头,就又阖上眼。而我则是小心的先以龟头浅浅抽插了五、六十下,等淫水足够,才继续插深些,但才插进去一半,云姨又紧皱眉头,我赶忙低头问道「姨!疼吗?要不我抽出来」

  云姨不说话,只是摇了摇头,我怕云姨痛,不敢动作,并再在云姨耳边轻声说道「姨!外面等帮人等会一定会插你的后面,他们有的玩意儿不比我小,怕你会受不了,你忍着点,我先把那儿给弄大了,好么?」

  云姨不作声,我一时不知该怎办,就这样一半鸡巴插在小逼内,既不敢往前插,也不能往后抽的僵着。

  过了一会,云姨睁开眼对我说道「那我们就来试试后面,不过你可不可以先用手指来…?」

  我点了点头,并把鸡巴抽出。云姨则翻转身,像只母狗般的跪在床上,把屁股对着我,我勐的想起「云姨!你房间有没有凡士林膏这类油性的东西,可以润滑一下,少痛些?」

  「梳妆台那里有婴儿油,可以吗?」

  我到梳妆台那里,先将婴儿油倒了些在中指上,再倒些再云姨的菊门,用指尖沾着把油一点一点的塞进屁眼里,没想到这样做,意外达到按摩的效果,就在感觉差不多的时候,中指前半截居然顺着婴儿油滑了进去,立时赶到云姨的肠道一阵收缩,紧的夹住那半手指“如果进时鸡巴插进去,一定很爽”

  我就这样以中指代替鸡巴抽插了一会,虽然发现中指抽出时,还带着黄黄的,可能是粪便被婴儿油稀释的液体,但我不嫌体,再加入食指抽插,直到感觉有些松弛,才把手指抽出,将涂满婴儿油的鸡巴对准菊门「噗嗤~」一声插进云姨的肠道里,云姨吃不住痛「啊~」的发出凄厉的惨叫,泪水也开始涑涑的流了下来。

  我铁了心对姨说道「姨!原谅我,我在里面待太久,没有多少时间了,为了你待会少受些罪,我只能狠着心来了!」说着,就开始一下一下的把大鸡巴深深插进云姨的肠道,随着鸡巴每深深抽插一下,云姨「啊啊啊!烂~插烂了~啊~啊啊~」的哀叫声也没有停过,我狠下心的加快抽插的速,就在马眼感到一阵酥麻时,我赶紧把鸡巴抽出,再次插进云姨的小逼,抽插了五、六十下后,将一股白精全部喷射在小逼里。

  我边喘息边把鸡巴抽出,叫了声「云姨…」我就说不下去了,默默穿好衣服,走出房门。

  我看了看阿雄,一付磨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模样,实在无法留在这里听云姨被淫虐暴操的哀号,因此我开口说道「雄哥!让你久等了,我现在就去找朱阶那乌龟回来!」

  阿雄没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,随即就起身走进房内,我临出大门时,还听见阿雄大声斥喝「贱货,少在那儿装死,快他妈的给我起来,去洗干净,也好让你尝尝老子大鸡巴的威力!」